服务热线:400-6157-010

您的位置: 首页>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 / NEWS CENTER
要GDP,还是要命
发布时间:2017.11.21 17:02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作者:返回列表

      2013年1月19日,身在北京的张震与几位朋友兴冲冲地去滑雪,回来之后就感觉头疼,恶心,反胃。
他百思不得其解:“我穿得非常暖和,帽子、围巾、手套都戴着,应该不会着凉。”直到朋友一语惊醒梦中人:“你可能中了‘霾毒’!”
“十面霾伏”

何为霾?
      现代意义上的霾并非天灾,纯属现代工业之祸,其本质为“细粒子污染”。在其影响下,北京这个五彩斑斓的活力之都突然褪成了黑白默片,空气中弥漫着硫黄的味道。新浪一位频道女主编出门一趟,被呛得头疼欲裂,几近昏厥。
      不仅北京,有人一路南下,原以为京城污染已经足够严重,抵达石家庄才知河北并不逊色,直到武汉才有好转迹象。
一种名为N95型的专业防护口罩开始脱销,这种口罩曾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声名大噪。
      “根本买不到,连医院里都卖光了。我前几天也因为雾霾肺部感染。吃青霉素,买止咳糖浆,加起来花了将近400元钱。看,这就是‘霾毒经济’,我们以此又创造了GDP。”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自嘲道。
      根据截至2013年1月13日的统计数据,淘宝网最近7天的口罩成交指数上升8.5%,同比激增了244.7个百分点;“N95口罩”最近一周的搜索指数飙升1162.6%。一位母亲在微博上抱怨:“上药店买口罩,结果前前后后进来的都是奔着同一个目标去的。‘就这种一次性的啊?有没有咱北京产的口罩啊?’‘没了,阿姨,就这款了,连这款都是刚进货的,昨天一天卖了200多个呢!’儿子感叹:‘敢情去年盐荒,今年赶上口罩荒?’”
      1月13日14时,人们终于迎来了迟到的“极重污染日应急措施”:中小学及幼儿园减少或停止体育课、课间操及户外活动,施工工地停止土方施工,公务车带头停驶……有些小学将放学时间提前到下午3点,以避开污染高峰。
顶级杀手
      就在那场“顶级污染”中,呼吸道疾病患者骤增,在很多医院的呼吸道科和儿科,患者排起长队等待诊治。北京儿童医院日均门诊量近1万人次,其中30%是呼吸道疾病患者。
      而在争抢“防毒面具”的背后,还隐含着人们对于肺癌的恐惧。
      史玉柱称:“吸烟危害健康,这早已被科学证实。但各类统计数据显示,抽烟者和非抽烟者的寿命无明显差异。为啥呢?因为在空气污染面前,吸烟、地沟油等造成的危害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”他还透露远大集团老总张跃随身携带两个空气检测仪器,里面有他去过城市的空气污染记录,经换算可显示为吸一天该城市空气相当于吸多少支高焦油含量香烟,记录如下:丽江1,北京21,广州25,上海9,南京9,长沙13,成都12,武汉13。换言之,在北京待一天,相当于抽21支香烟,这还不是在PM2.5指数频频“爆表”的那天。
是危言耸听,还是确有其事?
      PM2.5是粒径小于2.5微米的颗粒物。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言:“5微米以上的颗粒物就能被吸入到气管和支气管,但是5微米以下的,可以进入肺泡。肺泡是用来做气体交换的地方,那些颗粒被巨噬细胞吞噬,就永远停留在肺泡里,对心血管、神经系统、其他器官都会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  近几年,北京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潘小川教授对PM2.5带来的健康影响做了研究,发现PM2.5浓度增高对心血管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有明显的影响。2004年到2006年期间,他曾在北大校园里设置了数个观测点,发现当PM2.5日均浓度增加时,约4公里以外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心血管急诊患者数量也会有所增加。“PM2.5被吸入体内后,首先对肺部有影响,刺激气管收缩,使人感觉短期的气短,呼吸困难;被吸收入血液后可以对全身有影响。PM2.5吸附了致癌物,则具有致癌性;吸附了重金属,就可能使人重金属中毒;吸附了持久性有机污染物,就对人的生殖系统有危害。”
 
 
      广东省气象局前首席专家吴兑通过统计发现,灰霾天气与肺癌的死亡率有显著的相关性:在出现严重灰霾天气的七八年后,肺癌的死亡率明显上升。此前人们普遍认为吸烟是导致肺癌的第一原因,但近30年来,广州地区的吸烟率在下降,肺癌的死亡率却在明显上升。相应地,上世纪60年代,广州每年才有一两天的灰霾天,后来增加到每年一二百天。2005年的数据显示,广州当时60%的肺癌患者并无吸烟史,而2003年至2005年恰是广州灰霾天气最严重的时段之一。不过吴兑也谨慎指出,目前只是发现PM2.5浓度增加与肺癌死亡率上升有滞后关联,但是否能画上等号,还需要流行病学专家、毒理学专家和生物化学专家的进一步研究。
      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专家则更笃定地预测:预计到2033年,中国人肺癌的发病会出现“井喷”,预计会有1800万人患上肺癌,相当于一座特大城市的人口。环境污染是每个人都逃避不了的问题。
      2013年1月12日的超级雾霾并不仅仅笼罩在北京。在中国74个监测城市中,有33个城市的部分监测点PM2.5检测数据超过每立方米300微克,空气质量达严重污染级别。截至1月13日零时,北京的空气质量连续3天达6级污染,天津所有区域的空气质量处于“严重污染”状态,河北石家庄和江苏南京等地的空气质量连续8天达污染等级,珠三角近日也出现PM2.5指数大范围超标,超标站点接近八成的情况。
      此外,根据环保部门2010年发布的信息,近年来长三角、珠三角、京津冀等区域每年出现灰霾污染的天数均在100天以上,PM2.5年均浓度超过世界卫生组织(WHO)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指导值2倍到4倍。
      是什么原因让霾毒横行如此之广,历时如此之长?
      韩晓平认为,罪魁祸首是煤。
    “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,存在严重缺陷。

    “2011年,整个中国的煤炭消费总量净增3亿吨,2012年又增加了3亿吨,这样下去,根本不可能解决环境问题,这就是典型的要GDP不要命。当初建了很多污染很大的项目,当时如果严格执行环保标准,这些项目就不能建,但是为了拉动GDP,环保局就批了。脱硫、除尘装置工厂有时候根本不开,或者白天开,晚上就关了,造成区域污染非常严重。所谓‘黄金10年’,其实是‘霾毒10年’。”
      除了发展经济,冬季的用煤大宗还有取暖。
      一个北京人告诉记者:“今年全国多地出现极寒天气,取暖普遍比往年耗费的能量更多。去年我们办公室的空调仅开到低挡,今年开到最高挡还不觉得很暖和。”
      北京为了环保,把火电厂修到了陕西、内蒙古、河北。韩晓平认为:“冬天一刮西北风,在那些地方形成的氮氧化物、二氧化硫、一级颗粒物又刮回来了。所以整个华北地区空气污染的情况非常严重。”
      他给出的解决困境之道,是用天然气替代煤炭,这是减少颗粒物排放、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关键技术选择,但我国的现状是天然气根本挑不起大梁,在能源使用上,天然气所占比例只有5%。
      由于四季变化特性,全球天然气供应都存在季节峰谷差,应对季节需求变化主要靠建地下储气库。世界上30多个国家已建成了600余个地下储气库,库容3332亿立方米,占全球每年3万亿立方米消费量的11%左右。而我国至今仅建了6个库,库容20亿立方米,约占全球库容的6‰,约占我国每年900亿立方米消费量的2.2%。
 
 
      此外,还有汽车尾气的排放。长期以来,一直有中国老百姓“花最贵的钱,买最差的油”之说。而据韩晓平所言,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已超过500万辆,在这么大的量面前,油品再好都无法解决空气污染问题。“普通的汽车拥有者,无论车是大排量还是小排量,每辆车要想一年使用2.3吨燃油,支出1.4万元左右的油费,是不可想象的。但是对于一辆公车,也许这些油还不够。”
      有力的佐证是,2006年11月在北京举办中非高层论坛,当时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的公车一半禁开,哈佛大学的研究报告表明,从卫星图片上来看,中非论坛那几天,北京空气中的氮氧化物含量明显降低。
      韩晓平认为,要把PM2.5指数治理到欧美标准可能需要20年,如果只是要比现在有明显改善,若方法得当,两三年之内就可以见效。比如燃煤热电厂改燃气热电厂,取缔污染严重的大企业,查看环评,谁批的谁负责;与山西、天津等地联合治理等等。北京五环路离市区很近,有大量使用柴油的重载卡车在那里跑。有关部门完全可以加强监管,如果这些大卡车不从城里走了,城里的空气也能得到改善。

 


相关新闻

版权所有 © 2007-2016 北京远大洁净环保技术有限公司
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68号左岸工社1308
联系电话:400-6157-010

  • 首页
  • 电话
  • 留言